故里白澈

一个过度安吹。

白雪公主安x皇后雷

我想看。安安。一直都是被当做女生。
被皇后当成白雪公主养着。
后来皇后死了。
然后雷狮迷惑国王成了后来的皇后。
雷狮第一次看到安迷修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团子。
雷狮就寻思着
那个时候安迷修被仆人欺负。
雷狮就想反正也算是我名字的孩子对吧?
然后就顺手赶走了仆人
然后安安就各种在雷狮面前撒娇卖萌,要和雷狮一起吃饭
然后安安一天天长大,对雷狮也一天天有想法
雷狮感觉安安长大的,就真跟养女儿似的
雷狮是个魔女
一开始雷狮是想抢劫这个国王的。
谁知道这个国王对雷狮一见钟情,
就把他带回皇宫好吃好喝的供着。
是魔女虽然几百岁。
但其实还是幼体期
就是折成人类年龄比安迷修还小一岁。
在安慰安迷修的时候变成了幼体
一开始都是变成成熟期的样子,在外面招摇。
然后突然就不小心变成了幼体期从天上掉下来。
砸到安迷修
安:后妈突然比我小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就特别想看雷狮的生理眼水掉下来。
非常凶的说:不准看!
实际上奶声奶气的
然后安迷修就乖乖的捂眼睛,因为还是小孩子所以肉嘟嘟的小手捂眼睛超乖巧
雷狮答应成为皇后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
就是在王宫里有一面镜子,
而且是那个魔镜。但是那个魔镜只能在皇宫里面使用。
我就记录一下,嘻嘻

明明每天都有练习,越练越没信心,恶性循环嘞。
啦啦啦啦啦啦~总之加油啦,马上国庆可以稍微放松啦~

安雷——结尾

超级短篇,打tag应该不会被打吧……
“安迷修……”
“安迷修……”
谁啊?
怎么一直在喊在下的名字?
是可爱的小姐在呼唤在下吗?
“混蛋安迷修!你倒是给我起来!”
雷狮拽着安迷修的衣领恶狠狠的说。
“安迷修!安迷修。”
…………
在下好像忘了什么……
什么呢?
想不起来了……
“参赛者雷狮,恭喜你获得这届凹凸大赛的冠军……”裁判机器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惊雷劈成了碎片,但是仍断断续续的兢兢业业的完成它的职责,“你可以向创世神许下一个愿望……”
愿望?啧……下一秒,又是一道惊雷将裁判机器人彻底毁坏。
“我说,安迷修,我赢了,”雷狮突然笑了,精致的脸上粘满了血渍,那是安迷修的。他毫不在意的舔了舔嘴角的血,“你那不该有的骑士道,什么都给不了你。”雷狮顿了顿,看着安迷修的身体慢慢化成光点。
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
总之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算了,好困啊……
雷狮皱了皱眉,“傻、逼。”他扯过安迷修的领带近乎粗暴的吻了上去。冰冷的唇瓣遇上了还带着血腥的温热的、炙热的灵魂,咸湿的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
不想再想了——?!
什么东西?!
柔软的,温柔的,弥漫着血腥味的,带着恶党的气息……等等、恶党?
想起来了!
安迷修急迫的睁开眼——是雷狮!
很快安迷修就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他伸出手,绿色的光点在灿烂的阳光下飞速消散,很快他的双臂已经没了……
安迷修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直至安迷修完完全全化作光点,彻底的消散在这世间。雷狮没有动,在安迷修消失的霎那,他仿佛听到了骑士的宣言,“真蠢”雷狮想着,但他还是没有动,光点从唇齿间飞散开来,一点一点化为乌有。
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眼前不知何时来了一人,“创世神?”雷狮勉强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的孩子,你的愿望是?”
雷狮沉默许久,忽然张狂的笑了。
“我的愿望是——”

安雷

是校园
安迷修暗恋雷狮吼吼吼
不,我看情况补
我真的懒
全看有没有时间

光在雷狮脸上打着旋,熟睡中的雷狮面部线条显得十分柔和,一点也不像平日里拽天拽地的吊儿郎当的样子。
安迷修看着雷狮无赖般的躺在他的椅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本来他打算叫醒这个恶党的。只是。只是他难得见到如此安静的雷狮。难得见到不与他针锋相对的雷狮,难得见到如此乖巧的雷狮,虽然安迷修平日里与雷狮斗的鸡飞狗跳,不可开交,两看生厌,但安迷修不得不承认,雷狮确实有嚣张的资本的。
暂且不说成绩是全校的第四名
比他安迷修还高上一名。
就单单那张脸……
比如说现在,安迷修坐在前桌的位置,上看着雷狮。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他的眼神有多么温柔。安迷修是喜欢雷狮的。

慢慢来,不要急,你还有一生的时间去爱他们。

唔,懒……

四月微燥的清风裹挟着花香绕过街角,摇响了店门前的风铃叮铃叮铃清脆澄澈。店里的棕发少年正修剪着一株紫罗兰。修长的双手操着剪刀在花间飞舞。淡淡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地照射进来,斑驳的影子在盆株之间织起了一场迷离的梦。
安迷修放下剪刀,他小心翼翼地把剪好的盆栽放在一旁的木架上,“终于完成了”他喃喃的说,“准备一下应该可以送给他了。”
正当他准备上楼时,门口的风铃叮铃铃的响起来。安迷修下意识地挂上了微笑,温声道:“欢迎光临~在下安……恶党!”当看到进门的人的时候,安迷修惊讶地拔高了音量,“你做了什么?”雷狮现在还狼狈的很,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衣服上沾满了血渍,闻言雷狮漫不经心的回道:“家里出了点事,我说,安迷修,你这椅子也太破了”。屁股碰上椅子的一刹那雷狮疼得呲牙咧嘴,正在拿着医药箱的安迷修抽了抽嘴角:“我又没有让你坐”雷狮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愿意来你这个破地方?

既然!明天放假假!我!一定!不能浪!

记一下懒惰

大概是关于安哥的骑士道,还有论安迷修和雷狮原作背景下会不会恋爱。
安哥的骑士道应该是由师傅灌输给他的一个信念,安哥是想去成为这样一个骑士,所以安哥是按照这个骑士道去做,但不会真的就拘泥于这个骑士道,对人对事也会有自己的看法,骑士道最多是影响。
至于原作背景下谈恋爱,我觉得还是可能的,,,不过不会是甜甜蜜蜜的恋爱就是。看过这么一句,安迷修和雷狮像是两条平行线,看似毫无交集,实际是永远并肩而行。就算是互相喜欢也是平平淡淡的,在一起也不会多话什么。但!是!如果不是原作背景!两人恋爱一定超级甜!安哥确定自己心意一定会主动出击!雷总就更不用说了!
超级欢迎有小伙伴来和我聊安雷!

希望天天做梦梦到安迷修!

梦到安迷修和一个参赛者打斗,
安迷修的剑已经架在参赛者的脖子上了。
参赛者惊恐的说:“安迷修,你不是正义吗,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安迷修一边抹了参赛者的脖子,一边淡淡的说:“我的骑士道,只不过和你们眼中的正义相符而已。”

好像大概可能是这么说的,啊啊啊梦里安迷修说话时的那个眼神啊啊啊啊啊啊超帅!!!

嗝,努力学习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