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里白澈

一个过度安吹。

呜呜呜呜,随缘再见了!

终于把在平时学校写了一些东西,打完了我要死了。不打了,睡觉。

【安雷】论整个舞台社都在陪他演戏怎么办?

1.
雷狮最近在话剧社窗边见到一个美人。
美人棕色长发,有着一双碧色的双眸。常常在窗边暗自忧伤。
嗯,是他雷狮喜欢的类型。

2.
雷狮打听到美人是话剧社社长凯莉请来的外援。
名叫安安。
雷狮决定追求这个安安。

3.
雷狮拿着鲜花送给安安,而安安以为他是送道具的,
于是,安·真汉子·安温柔的道了声谢。
浑厚的男低音吓得雷狮手一抖。
鲜花糊了安安一脸。

4.
于是安安的脸上的妆全花了,露出了原本硬朗的面部线条。
雷狮:“…………”搞半天我看上的美人是个男的??!!!

5.
弄乱了安安妆的雷狮被凯莉扣下来做了话剧王子的角色。
每天对着当初那张让他心动的脸,
雷狮表示想先去死个一百次。

6.
舞台剧上演当天。
雷狮面无表情的做些口型——反正幕后有人配音。

7.
话剧是一个很套俗的故事,
公主被巨龙掳走,王子解救公主。
唯一的亮点,大概是公主本身就是巨龙。

8.
所以说这么恶俗的故事,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雷·真·王子·狮望着眼前的安·爆衣·迷·巨龙·修,嘴角抽了抽,吐槽道。
安·假公主·迷·真巨龙·修在烟雾下露出了本来俊朗的外貌。

9.
这到底是什么中二的台词?!
雷狮一脸无语的看下后台,
凯莉在那里做了一个“看好你呦”的动作

10.
这一场大概是雷狮最喜欢的一场,
望着手持双剑的安迷修,
  雷狮兴奋的舔了舔嘴角。

11.
按照剧情的发展,雷狮挑飞了安迷修的剑。
明明应该一剑穿心,因为某个人的任性,   改成了一锤砸扁。
雷狮一锤砸在了安迷修倒下的身侧,音效配合的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12.
“哈……哈,邪恶最终是要倒下的!”配音如是说。
倒地的巨龙突然抓住了王子的手,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开口,
“雷狮,我喜欢你。”安迷修盯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一字一句的说。

13.
幕布缓缓落下,众人起身鼓掌。
台下热热闹闹的声音掩盖了雷狮“砰砰”的心跳声。
“敢对我不好,你就死定了”在此起彼伏的掌声中,雷狮听到了自己声音。
————————————————————

1.最近安迷修有一件心事,
他决定让他的妹妹安莉洁参考参考,并拜托她不要说出去
于是话剧社的社长凯莉知道了

2.唯恐天下不乱的凯莉居然答应保守秘密
还附带一赠一的活动,帮他追雷狮,
代价是参演话剧。

3.安迷修红着脸答应了
本以为是骑士的角色变成了公主
他只好在窗边暗自忧伤

4.雷狮送鲜花的时候,他真没有认出来,
要是口罩又是墨镜的,重点是居然没有戴头巾!
于是他温柔的发出男性该有的磁性声音。

5.排练话剧——
雷狮虽然不情不愿,但排练起来却格外认真,
所以打斗的那一场断了足足有20几把木剑。

6.话剧上演——
你不是喜欢雷狮吗?结束的时候告白吧!
想起凯莉的话,安迷修脸立刻烧得通红,
但还是没有敢开口。

7.最后一幕——
雷狮一锤砸向地面以一个“地咚”的动作收尾。
安迷修伸出手,心跳的砰砰快。

8.舞台之下,座无虚席,熙熙攘攘,热闹之至。
舞台中央,唯有安迷修和雷狮,冷清之至。
仿若台上台下两个世界。

9.幕后还放着巨龙绝望的哀嚎。
安迷修却听到了这一生最美的话,
“敢对我不好,你就死定了”

——“(●—●)——“——————————(●—●)————————””

10.本来我想写正正经经的上演话剧,
傻傻的安哥偷偷的告白,
雷狮红透了半边脸
台下万众瞩目热热闹闹,
台上却在咳咳
(青涩的少年最好了,可惜我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安雷】六月微炙

一点点

五月接近尾声,微炙的阳光混入清风窜进了教室,窗外的蝉鸣一声高过一声,扰的人思虑烦躁。
今天是凹凸中学期末考试放榜的日子,学校告示牌一早就被挤得水泄不通。
成绩下来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比如说在一次压了安迷修一头正跷着二郎腿的雷狮同学在,再比如说又一次被雷狮压了一头正在苦闷写作业的安迷修同学。
“我说,安迷修,”雷狮望着安迷修勤勤恳恳地写着作业,狭长的眸子里滑过一丝恶劣的笑意。他突然俯下身子,在安迷修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约。”少年独有的磁性的嗓音随着温热的呼吸滑进安迷修的耳朵,可怜的安迷修被吓得不知所措,脑子里一片空白。
靠的太近了,安迷修心想。然后他不动声色地推开了雷狮:“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什么?”

【安雷】六月微炙


一点点

“我说,安迷修,你要不要这么磨蹭。”雷狮一脸不爽的停下脚步,身后不远处的安迷修紧紧的抓住书包的肩带,紧张的仿佛上课开小差,差点被老师抓住一样。“我……我马上来。”安迷修只来得及和周围的几个黑人做了个口型,别人把腿像雷狮跑去,生怕雷狮起了疑心。
“你怎么这么慢,是想反悔吗?”雷狮狐疑地扫了安迷修几眼。安迷修正的正神色,把快到嗓子眼的心给强按了下去。“我才不是你这种恶党。答应的事自然会做到。”字里行间充斥着正义以及对恶党的不屑。
尾随其后的黑衣人们:“天呐撸我们少爷的中二病又犯了。”
然而雷狮只是哼了一声,将手插进裤口袋,“跟上吧,书呆子。”“我有名字的,可不是什么书呆子!”安迷修跟了上去,下意识地反驳道。
好的,让我们回到三个小时前。
凹凸学校——
“怎么样安迷修,敢不敢和我赌一把?”雷狮带着他那帮小弟在学校走廊的过道上堵住了,准备送试卷的安迷修。
“无聊。”安迷修抱着卷子面无表情的说。
是下的同学们已经纷纷议论起来。
这场景和某某小说可以说是极为相似了。
不良学妹x冰山学长。
啧啧,多有爱,对吧?
围观群众表示,他们脑里已经码了10万字的狗血言情小说了。
可惜雷狮可不是什么不良学妹,还是十足十的海盗头子。(好吧,这只是他的自称。)分分钟打的人叫爸爸的那种。
打架好也就算了,学习学校也是排名前五的存在,你说说这一个人占两样也就算了,还他妈长得帅,每天收到的情书可以说是满天飞了。和不良学妹八竿子也打不着。哦——或许还能打的着,毕竟都是不良嘛。
如果说不良学生妹和雷狮有着那么一点点关系的话,那么安迷修和冰山学长就完完全全一点也沾不上边,人家迷修,可是跟正苗红的帅小伙,对同学那是一个呵护备至,如春风暖阳脾气好到不可思议,看到他笑一笑都觉得心理治愈了。

【安雷】相拥无眠

《相拥无眠》

“嘿嘿……我的,”安迷修傻兮兮的笑着,抱着雷狮不肯放手。

“雷狮……我的”平素良好的教养都不知道被安迷修丢到哪里去了。此时此刻,安迷修完全就是个醉鬼,没形象的瘫在雷狮的怀里,还不停的企图骚扰雷狮。

被醉鬼缠上的雷·一脸懵·狮同学表示很无辜。今天他雷狮可没有搞什么事,顶多出去撸了串。这不回来的时候还被一个醉鬼给缠上了。

雷狮十分无语的看着安迷修企图扒他的衣服,心里已经想好了八百八十八种安迷修的死法,面无表情的举起了右手,准备先好好的让安迷修清♂醒♂清♂醒。

不料,安迷修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吻上去。

雷狮“!!!!”果然还是应该早点电死这个傻逼。

“嘿嘿,雷狮……我的……”安迷修抓着雷狮的手往脸上蹭了蹭。

“滚滚滚,谁是你的”雷狮没好气地把手抽了回来。心里一边骂自己傻逼还和醉鬼计较。

没了?

我的雷狮呢?

手里空空的安迷修一下子哭了出来。猛地扑向了准备走掉的雷狮,“雷狮……雷狮”他委屈地眨着眼睛,碧色的眸子像是揉碎了一汪湖水,“我好喜欢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安、迷、修!你找死,是不是!!”雷狮被人猛地压在地下,咬牙切齿的说。

但很不幸已经醉得七晕八素的安同学已经神志不清,完全凭着本能在雷狮身上蹭来蹭去,根本就没有感受到雷狮的怒气。

“雷狮,你跟我走吧,”安迷修抽抽噎噎的。“我什么都不想了,我只想、我只想……我、我喜欢你,我想……我想。”

雷狮蓄起元力的手突然放了下来,他静静地看着安迷修发酒疯。

但是安迷修什么也不说啦,他打着酒嗝静静地趴在雷狮身上。

酡红的脸上挂着泪痕,平日里板直的衬衫皱巴巴的挂在身上,许是哭够了,他竟趴在雷狮身上睡着了。
——————————————————————
夜渐深了,轻柔的风,一下一下的抚过雷狮柔软的发丝,一大片一大片的青草摇曳,紫色的天幕上遍布着无数的繁星,月牙弯弯的挂着亲,清清冷冷的月光朦胧的一切,高山,大海,平原。
除了空寂,还是空寂。
雷狮对着月弯眨了眨酸涩的双眼,他本来是应该狠狠的推开安迷修,嘲笑他醉酒后的失态,或是趁这个时候干掉这个整日缠着他的狗皮膏药,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
为什么?
他在心里问着自己,
是舍不得这个难得的对手?
是因为即使干掉安迷修自己也会有损伤?
是因为那双祖母绿的眸子?
……还是那句傻傻的“我喜欢你”?
雷狮垂下眼睑,万千星光敛进了深处。
安迷修看似乖巧的睡着了。但是双手却紧紧地环住他的腰身。
“我说,安迷修?”少年恶劣的挑起尾音,诱人的不可思议。
雷狮盯着他泛红的耳朵,悠然将手臂枕在脑后,笑了笑,“没可能的。”
安迷修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去借酒消愁,明明已经醉到不行了,可是见到那个人还是会忍不住。
是天性?是本能?是欲望?
不重要了。
他只想拉住那个黑发紫眸的家伙,把蕴藏了,埋葬在心里最深处的那一点点还没有破土发芽,就被自己掐掉,快要腐烂的小心思吐露出来。
“我们是没可能的。”
像是一记重锤重重的捶进了安迷修的心里,明明醉的厉害的人,却一下子醒了三分,惊的坐了起来
他晃了晃晕眩的脑袋,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
他看到身下的雷狮,吓得赶紧起了身,
“恶党,你……你怎么在这?”
“呦,安大骑士自己做的什么好事都忘了吗?”
安迷修想了想,自己好像是在喝酒来着,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吗?”他小心翼翼的问。
少年恶劣的点了点自己的唇角,语气暧昧,
“你觉得呢?”
“那么……雷狮你明明可以推开我的。”安迷修眨着那双碧色的眸子,诚诚恳恳的把雷是凌乱的衣服一一摆正。
雷狮挑了挑眉,低头望向那位傻骑士,张狂的笑了笑,拽过了安迷修的领带。
他们交换了一个清浅而甜蜜的吻。
晚夜的风轻柔地拂过他们的发丝,呼啦呼啦的吹动他们的衣角,时间像是停止了流动。
安迷修愣愣地望着眼前骤然放大的俊颜,眼睛突然又酸又涩,心脏也是,苦涩而甜蜜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砰砰砰的乱跳。气血上涌,涨红了整张脸,头顶的呆毛也被热气软化成了爱心的形状。
唇瓣分开的那一刻,时间开始流动,然后他听见最初醒来的那句。
他说,“安迷修,我们不可能。”
许是酒还没有彻底清醒,安迷修愣了许久才消化了这个消息,他的呆毛软趴趴的,焉了下来。
雷狮看在眼里,心里乐不可支,醉酒后的安迷修简直太蠢了,瞅一眼呆毛就能让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雷狮猜测安迷修或许会像平日里一样沉下脸来说着什么恶党就是恶党。或许会沉默着一言不发,总之那个傻子绝对不会去想明白那个吻的含义到底是什么。雷狮的指尖触了触唇角,少年温热的气息还残留在上面,一想到这点雷狮就有点燥热,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口,准备离开。
然后他听见安迷修的声音,像是冬日里的被风吹落的冰珠落在青石板般的清澈,从他身后传来,
小心翼翼中,带着委屈,
“为什么?我很厉害的我会打架,会养家,会做饭会对你很好很好的,而且小姐们说我其实还是挺好看。”
“而且你刚刚还吻了我”他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如果是清醒的双剑骑士,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他是骑士,因为他是大赛第五的安迷修。
在这个大赛里排名代表着实力,也代表杀戮。
但是他现在喝醉了,
现在他仅仅是一位19岁的大男孩,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固执而真诚的想要把 自己一腔的热情让心爱的人知道。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年轻的骑士在漫天的星辰下对着他的王子殿下,庄重的说着誓言。
清澄的碧色双眸中泛着柔和的光芒,无端的让人想起了秋日里的森林,夏日里的大海。

【安雷】

“各位同学们。”老师抱着教案走进教室,原本嘈杂的教师顿时安静下来。

“今天我们迎来了一位新同学。”老师笑盈盈地放下教案,眨了眨眼,“是个小帅哥哦~进来吧,雷狮同学。”

下一秒,一位少年从门口走了进来,他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神完完全全被他俊朗的外表占据了。

少年挂着张扬而恶劣的笑容,紫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令人摸不透的玩味,好看的眉宇微微上挑,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

他正在讲台上随意的扫了一圈,接触他眼神的人都纷纷避让,雷狮的眼神太过锐利,叫人不敢直视。

雷狮在心里嗤
笑着。

直到他撞进一片碧色,温柔的目光散发着善意。眸子的主人愣愣地看着他,白净的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

安迷修起先并不在意新来的同学,只在座位上默默地写着作业,但是周围的同学忽然像哑了似得。他也不禁好奇的抬起头,这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眸子,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空白的脑里只有一行:“他可真好看。”

雷狮瞅着那随风飘荡的棕色呆毛,嘴角越发的上扬。

“找到你了,安迷修。”

他的心里默默的说着,

“这次我看你能往哪逃。”

老师见雷狮丝毫没有自我介绍的想法,只好出来打个圆场:“雷狮同学是从某某高中转来的,大家要好好相处,多多照顾新同学呀!”

接着她又转向雷狮:“那么雷狮同学,你就坐在……”
老师话还没有说完,雷狮已经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安迷修的旁边,对着安迷修的同桌懒懒的开口:“我要坐这。”

可怜的小胖同学被雷狮冷冷的一瞥,吓得抓着书瑟瑟发抖,结结巴巴的:“好……好……马上!”

雷狮的大名早在中学一带,传遍了,传闻中不良少年的老大。曾经一个人把高年级的学长打到住院,原因是看他们不爽,末了对方还一点都不敢报复。

老师在讲台上呆了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对方是董事会塞进来的人,她可惹不起。

一旁的安迷修皱了皱眉,原先的好印象也大打折扣,这人怎的如此霸道。
他“砰”的一声站起来。按住了小胖收拾东西的手,冷冷地说:“你这人怎么这样!”继而转头对着小胖柔声说着别怕,小胖苦着脸:安大班长啊。你是不怕这雷狮,可我小胖还想多活几年啊。

“我是怎么样你还不清楚么,安、迷、修。” 雷狮眯起眼睛,双手抱臂,斜斜地倚在桌子边,薄唇不紧不慢地吐着字。

安迷修被雷狮熟捻的语气,惊了惊,呆毛不由得傻傻的楞了愣,迟疑的开口“你、你认识我?”话音刚落,雷狮嘴角的笑一下子凝固了,脸色也黑了几分。他倒是没想到安迷修竟然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一边的小胖.趁两人愣怔的时候飞快的收拾东西,一股脑地将书塞进书包,拖着书包飞速的离开座位。

安迷修修这才反应过来,可小胖已经溜到了后排。雷狮“哼”了一声,迈着修长的腿坐了下来,毫不客气的霸占了新抢来的位置:“跟我坐是你的福气。”
安迷修刚想反驳几句,老师已经对他摆了摆手意示他坐下来,他也只好就着一股怒气坐了下来,旁边的雷狮笑了笑,“呆子。”

话是这么说,雷狮心里却有着一股不爽。

2.夕阳渐渐收敛了光芒,昏暗的光线一点点射进街角的小巷。
“我说的你们都办好了吗?”雷狮站在巷口,对着三名男生淡淡地问道。
“老大说的事咱们哪敢忘啊。”排头的男子点头哈腰笑的谄媚,“你要办的事咱兄弟三那叫一个上心饭,可以吃,妞不泡也得把您的事给办好。这不都完成了,只是这后事——”男子拖长了尾音,嘿嘿笑了两声,伸出了三根手指。
雷狮是笑非笑的撇了他一眼,男子吓了个激灵,心中的忌惮又深了几分。另一名男子见势不妙,赶紧出来打了个哈哈:“老大,您放心。事您尽管布,咱们一定给您做好,三儿的意思是当初您让我们做三件事,可这最后一件您老还没开口,没您的指示,小的哪敢轻举妄动啊。”
“对!对!就是这样。”之前的男子抹了一下额间的冷汗,附和着。心里后怕着:“幸亏二子反应快,吓死老子了。”
雷狮沉吟了片刻,便意示他们凑过来。刚准备开口,便听到一人中气十足的喝道:
“住手!”
今天,安迷修一如往常地慢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向来喜欢在黄昏下漫步,默默的背着书包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街角的一切:匆匆忙忙的行人,空无一人的小巷…………
等等!!!!
今天的小巷与往常不同。
由于光线问题,安迷修只能看到三个高大的装扮,不良的男子围着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
晦暗的光影遮住了那个男生的脸,安迷修,只能从他那堪称纤细的身材和价值不菲的手表还有手腕处露出的百皙的皮肤判断出这是一位皮娇肉嫩的富家少爷。
“传闻这一带常有人勒索打劫。难道是真的?”这个念头在安迷修的脑子里打着转,他猫着腰悄悄凑上去看了看。
只见牌头的男子笑得一脸猥琐,伸出了三个手指,嘴里不知说着什么。
“看来这家伙果真在勒索。”
安迷修,一边想着一边摸出手机拍了下来。“这种事情还是应该交给警察来处理。”安迷修心想着,沉吟了片刻,选择了报警。此时想象那个局面似乎也有了新的变化。
谁是那个富家少爷说了一些威胁的话,把那三人激怒了之前说话的男子抹了把冷汗,看起来很紧张。
“不好,肯定是那个少年把他们惹火了他们准备要动手了。”眼看着那三人朝着少年逼近,安迷修心一急跳了出来,喊到:“住手!”
可怜的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被安迷修欺身而进一个直拳落在了一人的身上。男子哎哟一声,捧着脸往后仰去,只是片刻,另外两名男子也一起倒了下去。
还安迷修起身整了整衣裳,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刚准备抬头安慰那个被勒索的富家少爷。
黑暗之中,迎面而来的是当头一拳。
“多管闲事的家伙。”雷狮淡定的收回拳看着倒在地上飘着棕色呆毛的安迷修说着,转身欲走,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喝
“呦呵,你小子胆子挺大呀,敢当着警察的面打人。”
“该死!”雷狮面无表情的看着安迷修飘飞的书包里散落出的老年机幼小无辜可怜的躺在冰冷的石板上,尽心尽责地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心里暗骂了一声。
“小伙子啊,大家都哦可不是什么好事…………”压着雷狮的老警察语重心长,滔滔不绝地给雷雷狮灌输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雷狮在心里嗤笑了一声,想着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多踹几下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警局——
明晃晃的白炽灯照的人眼睛晕色。还没修,炸了眨眼还不太适应这亮堂堂的房间,额头隐隐作痛,被人打昏后遗症让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
“那人下手也太重了吧。”还没修揉着额头,小声嘀咕着。
“小安,你醒了?”一名女警察打开休息室的门,端了一杯水进来,走到安迷修的身边把水递给他,“来,先喝点水”。
还没修接过水杯小声地说了声谢谢。借着水面,他看见自己额头上的一片青黑,犹豫再三,他开口问道:“单姨,呃。那些人那些人怎么样啦?”
安迷修自小是个孤儿,由他师傅领养的孩子,他师傅是一名刑警,平时工作忙碌。所以安迷修是在警局长大的。安迷修从小乖巧懂事,模样又俊,警局里的人都很喜欢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安迷修垂下眼帘。他记得打晕他的应该是那位富家少爷。也许是因为他太害怕了,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被称作单姨个女警察笑了笑:“放心好了,小安欺负你的人,单姨一定帮你好好教育他。”
安迷修刚想为雷狮辩解两句,这时休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这次进来的时,另外两名警官和一名长相英俊的男子。
“哦?就是你这小子报的警?”那名男子开口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阴兀傲慢的语气叫人不爽。
安迷修按下心里的不舒服。点点头道:“是的,见到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报警的。您是?”那模样真是乖巧极了。
那人盯着安迷修好一会儿,阴冷的目光把安迷修叮的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兀地一笑。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我那好弟弟居然栽到这种呆头鹅手上。”他又冲着安迷修说:“小家伙干的不错。”
安迷修虽然觉得很奇怪,但还是一板一眼的回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安迷修侧过身子看了一眼,只能在缝隙之间看到个光洁的下巴。
接着警员们开始花式夸安迷修,言语之间充满了满满的自豪感。
安迷修腆着脸,绯红直漫到耳根,低着头不作一词。
雷狮在门外咬牙切齿的盯着那屋里受表扬的少年。
如果不是他,此时此刻他雷狮早已经潇洒的。

白雪公主安x皇后雷

我想看。安安。一直都是被当做女生。
被皇后当成白雪公主养着。
后来皇后死了。
然后雷狮迷惑国王成了后来的皇后。
雷狮第一次看到安迷修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团子。
雷狮就寻思着
那个时候安迷修被仆人欺负。
雷狮就想反正也算是我名字的孩子对吧?
然后就顺手赶走了仆人
然后安安就各种在雷狮面前撒娇卖萌,要和雷狮一起吃饭
然后安安一天天长大,对雷狮也一天天有想法
雷狮感觉安安长大的,就真跟养女儿似的
雷狮是个魔女
一开始雷狮是想抢劫这个国王的。
谁知道这个国王对雷狮一见钟情,
就把他带回皇宫好吃好喝的供着。
是魔女虽然几百岁。
但其实还是幼体期
就是折成人类年龄比安迷修还小一岁。
在安慰安迷修的时候变成了幼体
一开始都是变成成熟期的样子,在外面招摇。
然后突然就不小心变成了幼体期从天上掉下来。
砸到安迷修
安:后妈突然比我小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就特别想看雷狮的生理眼水掉下来。
非常凶的说:不准看!
实际上奶声奶气的
然后安迷修就乖乖的捂眼睛,因为还是小孩子所以肉嘟嘟的小手捂眼睛超乖巧
雷狮答应成为皇后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
就是在王宫里有一面镜子,
而且是那个魔镜。但是那个魔镜只能在皇宫里面使用。
我就记录一下,嘻嘻

明明每天都有练习,越练越没信心,恶性循环嘞。
啦啦啦啦啦啦~总之加油啦,马上国庆可以稍微放松啦~

安雷——结尾

超级短篇,打tag应该不会被打吧……
“安迷修……”
“安迷修……”
谁啊?
怎么一直在喊在下的名字?
是可爱的小姐在呼唤在下吗?
“混蛋安迷修!你倒是给我起来!”
雷狮拽着安迷修的衣领恶狠狠的说。
“安迷修!安迷修。”
…………
在下好像忘了什么……
什么呢?
想不起来了……
“参赛者雷狮,恭喜你获得这届凹凸大赛的冠军……”裁判机器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惊雷劈成了碎片,但是仍断断续续的兢兢业业的完成它的职责,“你可以向创世神许下一个愿望……”
愿望?啧……下一秒,又是一道惊雷将裁判机器人彻底毁坏。
“我说,安迷修,我赢了,”雷狮突然笑了,精致的脸上粘满了血渍,那是安迷修的。他毫不在意的舔了舔嘴角的血,“你那不该有的骑士道,什么都给不了你。”雷狮顿了顿,看着安迷修的身体慢慢化成光点。
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
总之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算了,好困啊……
雷狮皱了皱眉,“傻、逼。”他扯过安迷修的领带近乎粗暴的吻了上去。冰冷的唇瓣遇上了还带着血腥的温热的、炙热的灵魂,咸湿的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
不想再想了——?!
什么东西?!
柔软的,温柔的,弥漫着血腥味的,带着恶党的气息……等等、恶党?
想起来了!
安迷修急迫的睁开眼——是雷狮!
很快安迷修就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他伸出手,绿色的光点在灿烂的阳光下飞速消散,很快他的双臂已经没了……
安迷修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直至安迷修完完全全化作光点,彻底的消散在这世间。雷狮没有动,在安迷修消失的霎那,他仿佛听到了骑士的宣言,“真蠢”雷狮想着,但他还是没有动,光点从唇齿间飞散开来,一点一点化为乌有。
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眼前不知何时来了一人,“创世神?”雷狮勉强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问了一句。
“是的,我的孩子,你的愿望是?”
雷狮沉默许久,忽然张狂的笑了。
“我的愿望是——”